活在梦里

南烛

黄少生日快乐!

第一次写喻黄,不好的地方大家多多包涵。

ooc于我,荣耀属于虫爹

产完做一次,下一次可能要到明年了小伙伴们明年见!

 

01.

“你就是那把化了形的妖刀?看起来跟普通人也没什么两样嘛……”尘封已久的木门被人推开,陌生男人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。

黄少天不记得他被关在这里有多长时间了。刺目的阳光从外面照了进来,令长久未能见光的他感到有些难受,

那人逆着光,黄少天看不清他的脸,只觉得有一点好笑。终于舍得下手了么?下手…….除掉他这个“逆国之臣的佩刀”了吗?

一阵清脆的开锁声。

“也不知道魏老鬼是怎么想的,竟然要把这家伙安置在自己身边。”男人的嘟哝声在黄少天的耳边响起,“走吧。”

手上的重量似乎减轻了几分,他惊讶的抬起头。

02.

黄少天坐在原地,不是他不想起来,跪了太久的双腿已经无法支持站立。要不是身后有东西支撑,他怕是早已倒下了。

脑子一片混乱,是谁那么好心?

“不愿意走?”男人轻笑,“那也由不得你了。”

“不,”他看着那人的眼睛,一字一字道,“我要离开。”

03.

黄少天发誓他真的不认识眼前这个散发着“猥琐之气”的大叔。

当吃饱饭,洗干净了的黄少天站在蓝溪阁的大门前看见魏琛的时候,他觉得他应该是被那个男人给骗了。

“哎,你就是叶修说的那把刀?”一个看起来邋里邋遢的男人抓着他的手,眼睛里闪烁着光芒,显然是把黄少天当成宝贝了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哦,那个人原来叫叶修啊。这不会就是叶修说的“魏老鬼”吧。

黄少天懵逼,在他的印象里自己好像并没有与这一类人有过接触啊……

男人见他久久不回答,却也不生气,只是笑嘻嘻道,“那老夫给你取个名字?”

……老家伙是把他当成没有名字的人了。

“看你头发颜色是黄色的……就叫你阿黄吧!喜欢吗?”

……喜欢你妹啊

“那你怎么不叫老黑啊,我看你印堂发黑,必有血灾啊!老鬼!哥叫黄少天你记好了!”黄少天要被这家伙给气疯了,“所以说不要随便给别人取名字啊,刀也不行啊!老鬼!”真是的,我就只是想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不可以吗?非要逼我话多。

一记手刀。

“小鬼,你给老子记好了,我叫魏琛。”魏琛不屑,“我管你是妖刀还是浪刀,反正,到了我蓝溪阁,你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
可以,很强。

黄少天捂脸,不是因为魏琛那霸道总裁的语气,而是……格老子滴!老鬼你不要脸!有本事你把我的解禁打开你再打我啊!

后来黄少天才知道原来魏琛也是有怕的人的。

于是只要魏琛准备把他吊打的时候,黄少天就会大喊一句,“方先生!魏老鬼他昨晚又去找姑娘啦!”

百试不爽。

03.

第二年春天,正坐在树下打算搞点“大事”的黄少天看见方先生带着一翩翩少年郎走进蓝溪阁的时候。他觉得是时候了。

于是他凑到在一旁喝酒的魏琛身边,嬉皮笑脸,“老鬼,方先生是不是不要你啦?”“你……”魏琛话未说完,就被黄少天打断,“也对哦,你看你,连自己都搞不好,还怎么去搞别人?现在好了吧?跟你争宠的来了!!看到没?就是在他旁边那个!”

又是一记手刀。

魏琛翻了个白眼,“你别乱讲,那是你方先生的徒弟,喻文州。人比你听话多了。对了,你要管他叫师兄啊。”

“哎,老鬼你这语气不对啊。我怎么听出了一股子怨妇感?莫不是真的被先生给抛弃了吧?”黄少天打了哈哈,却猛的一惊,“我要叫那个家伙‘师兄’?你可别开玩笑,就他那身板,我一次可以打三个!”

蓝溪阁有蓝溪阁的规矩,这里并没有师兄弟之分,若真的要分的话,方法只有一个,比武,谁赢了,谁就是。

黄少天在这里待了一年,还没有人可以打赢他,成为他的“师兄”。如今却来了一个“文弱书生”做他的“师

兄”……

魏琛罕见的没继续跟黄少天拌嘴,只是意味深长的笑了一笑,看的黄少天心头一颤,心说完了,好日子算是到头了,那个叫“喻文州”的,指不定会干出什么不好的事情,然后让纯洁善良可爱的自己背黑锅!怎么不可能了?武侠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!

很不巧,刚刚进来的方世镜和喻文州已经听见了黄少天说的这句话。

“少天。”温温和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“先生。”黄少天低着头,一副乖巧的样子,可惜蓝溪阁里所有人都知道三件事是最不可信的,一是隔壁中草堂说自己家掌柜的不是大小眼,二是掌门魏琛说自己万花丛中过,片叶不沾身。三就是黄少天是一个乖孩子。谁要是信了这三件事,那是连春节都要过错的。

方世镜自然知道,要不是黄少天尊敬自己,也不会在自己面前这么乖。

“看来你师傅已经跟你说过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从今以后你要与文州好好相处。”

黄少天没有应声。

方世镜知道,黄少天是在不承认这个事实。

一旁的喻文州笑的如沐春风,仿佛这里完全没有他的事。眼睛里却含着算计,像是只老谋深算的狐狸。

“先生,算了吧。”黄少天怎么也没有想到,喻文州会帮他说话。

“少天不愿意叫就算了。”

“谁允许你叫我少天的?”倒是黄少天有些不满。

“那我叫你什么?”喻文州也没有生气,眉眼间的笑意愈发深邃,“天天?”

黄少天差点一口气没上来,这什么人啊这是!要不是先生在你旁边,我早就把你揍得连你妈都不认识!

“叫黄少!”

方世镜的唇角滑过一丝弧度,看来这下子蓝溪阁要更加热闹咯。

04.

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个人真正成为朋友,是在魏琛离开蓝溪阁的那一年。

魏琛是在夜里独自一人离开的,什么都没有带。

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就连方世镜也不知道。

黄少天罕见的没有说话,默默地坐在参天大树下,像是在等谁归来。

喻文州走到他的身边,“少天……”

黄少天闭着眼,一言不发。

喻文州叹了口气,转身离开。黄少天本以为他不会再回来,没想到喻文州不仅回来了,还抱回来两坛酒。

他靠着黄少天坐下,将酒递了过去。

黄少天不可置信的看着喻文州,“你会喝酒?”喻文州笑了笑,麻利的将自己的酒打开,“为什么不会?少天认为我不会?”

黄少天乍舌,看喻文州也不像会喝酒的人啊。

“他们称酒为‘狂药’,少天你认为呢?”

黄少天不说话。

“大概是喝了酒的人什么都不怕也什么都敢说了吧。”喻文州也不管他,继续说了下去,“这样看来,它还真是好东西啊。”

“喻文州你到底想要表达什么?”黄少天感到有些奇怪,这家伙是不是耍在酒疯?

“我想说,”喻文州看着黄少天,一字一句道,“少天不要再难过了,你还有我呢。”

等等,我们俩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要好了?我他妈怎么不知道?果然是在耍酒疯啊……看错你了。

黄少天站起身,强忍住要打喻文州情绪,劝道“好好好,我不难过了,我们先回去好不好?”

“那少天是承认了?”

“是是是,我还有你,我只有你了,行不行?”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眼睛,墨色的眸里有最深邃的夜空。

等等……这不像一个喝醉了的人啊。

……

“喻文州你……没喝醉?”

“我有说我喝醉了吗?”

…….你还是我认识的喻文州吗?

“喻文州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要是再装耍酒疯,咱俩就不是朋友了。”

“少天的意思是要和我做朋友了吗?”

“怎么?不愿意?”

“没有……我很高兴。”

我很高兴,可以在你的生命里留下痕迹。

05.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黄少天发现自己喜欢上喻文州了。

是指恋人那样的喜欢。

有句话怎么说的?

十里春风,不如你。

对于黄少天而言,应该是,

管你东南西北春夏秋冬,都比不上喻文州。

现在的问题是,他到底要不要告白?

06.

“我心悦你。”

黄少天还是告白了。

出乎意料的是喻文州并没有多大反应,他只是笑了一笑,说,“少天……喜欢不是爱啊,我不喜欢你。”

告白失败了?黄少天心里有些难受。

“可是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END

 

 

评论 ( 5 )
热度 ( 31 )

©  | Powered by LOFTER